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军网刊文纪念上甘岭战役65周年:7天7夜歼敌7000余人

莫斯科再爆发示威 

是上甘岭战役爆发65周年纪念日。

65年前的硝烟早已散去,

但那座高地却永远被敬仰!

65年前的细节逐渐模糊,

但那群英雄却永远被铭记!

65年前的场景无法复制,

但那种精神却永远被传承!

……

史诗的开篇——

上甘岭战役的第1个7天7夜

1952年10月14日凌晨3时,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45师崔建功正于设在距上甘岭仅4千米的德山岘休息,突然,他被不间断的呼啸声和地面的可怕振动惊醒了,美国人开始进攻了!

美国人的头三板斧

资料图:美军拍摄的上甘岭鸟瞰图

1952年3月,第15军奉命接替第26军的防线,在朝鲜中线的平康、金化、淮阳地区约30公里宽大正面上组织阵地防御。

平金淮防线的核心是海拔1061.7米的五圣山,它位于铁原、金化、平康这一三角地区的正中,地势险要。

掌握了五圣山,就能西抵平康平原,东扼朝鲜东海岸公路,南拒金化之敌。因此,我们的志愿军战士将五圣山称为“世界和平大门”。

在上甘岭战役中,被志愿军俘虏的美军第7师的部分官兵。

在五圣山主峰东南约4公里处,有一座海拔 597.9 米的山峰,名为上甘岭。在它的东南侧就是 537.7 高地。这两座山峰是我平金淮防线的一线阵地的前沿支撑点。

而在我军正面的美军第7师和第40师实力雄厚。他们的上司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是个自诩为“山地战专家”的人物。

在第5次战役里,刚刚上任的范佛里特带着第8集团军后撤了近20英里。为了挽回面子,范佛里特不断要求在金化一线发起攻击,并为此专门视察了美第7师和南朝鲜第2师,并乘直升机勘察了地形。

从8月开始,美军在五圣山前线大量释放烟雾,掩护部队修筑道路,构筑仓库,并储备大批物资弹药,甚至专门举行了模拟美军进攻597.9高地,和以南朝鲜军攻击537.7高地的演习。

9月中旬后,美军以小股部队开始向上甘岭我军阵地发起试探性攻击,借此窥探我军部署和火力配系情况。

此后,美陆军参谋长科林斯和“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以及中情局局长史密斯等人多次与范佛里特和李承晚磋商谋划。而南朝鲜第2师师长丁一权则带人秘密潜入上甘岭前线,勘察地形。

10月5日,范佛里特正式抛出了他的所谓“摊牌行动”,这一计划异想天开地认为在多达16个炮兵营的280门重炮和200多架飞机的支援下,美军和南朝鲜军将在5天内以200多人伤亡的代价攻下上甘岭。

但是就在这天深夜,南朝鲜第2师的1个作战参谋却越过敌人防线向我军投降,他向志愿军供称:“南朝鲜第2师已经接到命令,配合美军北进。”

美军丧心病狂地使用喷火器

10月11日至13日,敌人炮兵和空军开始蠢蠢欲动。敌机编队在我597.9高地、537.7高地、五圣山主峰和我后勤运输道路等目标上空上下翻飞,其中,597.9高地被炸9次,中弹200余枚,美军甚至丧心病狂地使用凝固汽油弹。

10月14日凌晨,美军终于对上甘岭发起了蓄谋已久的攻击。

当45师师长崔建功和参谋人员冲出坑道向上甘岭方向观察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烟幕、碎石和尘土被炮弹的爆炸卷向空中,形成了比黑夜更黑的可怕烟瘴,这些烟瘴混合着美军释放的大量烟雾,几乎将志愿军的阵地完全笼罩,甚至每秒钟6发落弹爆炸发出的可怕闪光也没法穿破这些烟雾。

为了给炮兵照亮目标区域,美军集中了几十部探照灯,一起照向上甘岭,同时空中的飞机和地上的火炮,还不间断地发射照明弹。

结果,上甘岭的上空一会儿陷入最可怕的黑夜一会儿又被抛向最刺眼的光亮之中。

上甘岭的地下长城

我军阵地

我军阵地

而上甘岭主阵地上的志愿军指战员,此时已经完全不知道到底是身处黑夜还是白天了,他们只是被不间断的爆炸冲击波来回拨弄,仿佛大海中的一叶扁舟。

在冲击波的冲击下,人根本站立不稳。但为了避免脏器遭到冲击波的直接打击,人不能直接卧倒,更不能贴在墙壁上。

1952年,志愿军防炮掩体上盖的最低要求是“坚不坚一丈三”,也就是说,志愿军主坑道的积土在4米以上,因此美军的炮击虽然将上甘岭上的石头炸成碎渣,却没能摧毁志愿军的坑道。

但据崔建功事后了解,在炮击过后,大部分指战员都丧失了听力,还有不少人咬破了舌头。

根据美方资料,美军的炮火准备共集中了超过300门火炮,以及40架飞机和27辆坦克。在1个多小时的炮火准备后,美军第7师31团、南朝鲜第2师31团和17团,共7个营,开始对我上甘岭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发起“波浪人海”冲锋。

而在上甘岭我军当时的守军仅有坚守597.9高地的135团9连和8连的1个排,以及537.7高地上的135团1连。这些部队所占据的表面阵地面积仅有3.7平方公里,阵地以下筑有大小坑道48条,其中大坑道3条。

冲锋

面对10倍于己的敌人,志愿军并没有退缩,而是英勇果敢地发起反击。

崔建功下令上甘岭方向的15门火炮全部投入战斗。在炮兵支援下,阵地上的志愿军依靠轻武器顽强打退了敌人30多次冲击。至上午10时,敌人损兵折将,不得已暂时后撤,再次以上百门火炮对我表面阵地进行地毯式轰炸。

为了与后方取得联系,报告阵地情况,135团一连13次试图用步谈机与营部取得联系,但是每当步谈机天线伸出坑道,立刻就被横飞的弹片打断了。

战至16时,我上甘岭主峰岿然不动,但是各部已经拼得筋疲力尽。9连和1连在激烈的战斗中,已将战前储备的弹药消耗殆尽,为了打退敌人的攻击,上甘岭阵地上的我军指战员共发射了近40万发子弹,投掷手榴弹、手雷近万枚。由于长时间高强度持续射击,武器损耗也非常惊人。

据战后统计,有10挺苏制DP转盘机枪,62支50式冲锋枪和近百支步枪因为连续发射而损坏。135团9连8班拼得仅剩1个人,135团1连5班仅剩5个伤员,9班仅剩2人,但仍在坚持战斗。

中国人民的英雄儿女

弹药耗尽之后用石头打击敌人

夜间出击

下一步要怎么打下去?这个问题摆在崔建功师长面前。

这位1935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相信志愿军指战员能够守住上甘岭。

17时,他批准了135团夜间反击收复全部阵地的计划,并向军首长做了汇报。19时,135团2连、3连、7连,会同134团5连,分4路猛扑上甘岭,经过3小时激战,志愿军恢复对全部表面阵地的控制。

在反击中,涌现出了一大批战斗英雄。

1946年参军的3连1排长栗振林在1排仅剩3人,只有1枚手榴弹的情况下,拉响手榴弹与10名敌人同归于尽。7连2排长孙占元在牺牲时身下还压着1名敌人。

22时,在德山岘指挥所里,崔建功组织召开了作战会议,分析了这1天的战况。事实证明,我们的志愿军指战员与坑道都经受住了考验。夜间我军反击恢复了阵地,证明没有人民军队拿不下的阵地,但是突破不等于占领,要决心与敌人在前沿阵地做反复争夺,战斗长期而艰苦。

会后,崔师长通过电话向秦基伟军长汇报了战况。秦军长的回答也是掷地有声:“好,就应当这样,先给敌人一点颜色看看。”

美军崩溃

坑道战

从14日到20日,整整7个日夜,敌人白天进攻,在付出巨大代价后勉强占领表面阵地,我军则在拼到弹尽粮绝时,伤员转入坑道,坚持坑道斗争,夜间我军战术反击,恢复表面阵地,替换坑道部队,准备再战。

10月18日,45师聂政委回到部队,师部开会讨论认为,敌军已有7个团、17个营被挫败,尚有4至5个营主力军,我师有21个连投入战斗,尚有6个连的后备力量,参加战斗的连队,每连仅剩下10至30人,估计敌人每连队也只能剩下20至30人。

事实上,此时美军和南朝鲜军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美联社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有1个美国连长点名时,下面仅有1名上士和1名列兵喊到。10月17日,志愿军监听到南朝鲜军在电讯中要求美军提供炮弹,美军予以拒绝。

19日夜间,45师经过18日1天的休整,准备发起大规模夜袭。前1天晚上,45师将5个后备连队秘密送入坑道,集中了103门火炮,调动了1个火箭炮团准备进行两营齐射。17时30分,我军“喀秋莎”火箭炮突然开火,上百门火炮随即进行了15分钟火力急袭。在炮兵的有力支援下,志愿军指战员对惊慌失措的敌人发起迅猛突击,至19时已经恢复了大部分阵地。

英雄的阵地

在突破中,黄继光、欧阳代炎、龙世昌等一批日后闻名天下的战斗英雄用自己的鲜血与生命践行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誓言。

黄继光

从通讯员转任突击6班班长的黄继光在弹药耗尽,多处负伤的情况下,顽强爬向敌人火力点,用身体挡住了向战友喷射火舌的射击孔,用生命为后续部队开辟了前进的道路。

欧阳代炎

134团4连突击排副排长欧阳代炎,在负伤的情况下在敌群中拉响最后1颗手雷。

龙世昌

19日夜袭中,还涌现了1位苗族英雄龙世昌,他在134团8连爆破组。战前,龙世昌主动要求参加爆破组,他提出自己要炸3个碉堡,第1个是为祖国为毛主席争光,第2个是为朝鲜人民报仇,第3个是为苗族争光。

在朴达峰阻击战中,45师出过1位苗族英雄刘兴文,龙世昌从参军开始就多次听过这位苗族同胞的事迹,刘兴文牺牲后,龙世昌提出“学习英雄刘兴文,坚决守住阵地”。

在19日的夜袭中,龙世昌英雄顽强的在右眼和腿部手部受伤的情况下,多次利用敌人尸体声东击西,炸毁多座敌人地堡,在炸毁最后1座地堡时,为了阻止敌人将爆破筒推出射击口,龙世昌用胸膛堵住射击孔,与敌人同归于尽。

后来,毛主席专门接见了龙世昌英雄的母亲,并当面称赞她为祖国培养了英雄。19日的夜袭,我军消灭了敌人一个加强营,恢复了全部阵地。

敌人在表面阵地

但是20日天亮之后,敌人首先使用30架B-26对我阵地进行地毯式轰炸,并投掷了燃烧弹,随即以美第7师17团和31团,以及南朝鲜第2师17团向上甘岭发起波浪冲击,我军共击退敌人连排成建制冲锋40余次,最终因为弹药耗尽,伤亡过大,不得不退入坑道,表面阵地大部分得而复失。

7天7夜的拉锯战,战况空前惨烈,45师以伤亡3200余人的代价,歼敌7000余人。经过无数次争夺,我方基本阵地得到了稳定,敌人进攻的锋芒被彻底挫败,我军从被动转入了主动。

中国军网微信(zgjw_81)出品

我们估算一季度投资收益项下基准情形为-194亿美元,更坏的情形下逆差规模更高。

线下离开路线上可能活得不太好,但是线上没有线下可能也落不了地,最近阿里巴巴投资53亿港币持股银泰商业就是最典型的证明。

当前文章:http://63794.nxein.com/4csn.html

发布时间:2017-10-23 00:21:50

朗逸  临高启明  情感  元气寿司  让子弹飞  ghost  宝骏  科技  直布罗陀  威尼斯开户